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最新资讯 >

华为的成功比阿里、腾讯更有意义?

华为的成功比阿里、腾讯更有意义?

编辑:营销通 分类:最新资讯 时间:2019-05-24 点击:
成就一个卓越的企业,做一个顶尖投资家,有没有参考答案?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的回答是:有。在他看来,一个成功的企业需要有战略定义和企业家精神,需要建立相应的支持组织体系和长期坚定不移的信心和定力。
 
他坦言,在不同的企业类别里,硬科技企业是当下更值得关注和支持的,因为我国已经到了不得不重视创新创业的阶段。科创板的上市规则里,亏损的企业也能上市,因为较互联网企业而言,硬科技企业的成功需要更长的投入和孵化时间。华为这样的企业之所以比腾讯阿里更伟大,就是因为其在竞争极其激烈的领域里,不借助商业模式的优势,而是通过点滴的长期积累,取得世界级的地位,进入所谓的无人区。近几年全球研发50强,华为都是唯一进入的中国企业。BAT等企业可以在模仿亚马逊、谷歌、Facebook等企业的道路上亦步亦趋,依靠先创企业的引领走得很远,然而它们并未给予研发与其市值相匹配的投入,也没有自己的独到创新。“所以阿里、腾讯可以相对短的时间里飞起来,走到世界前列。但在传统的硬科技领域,中国还不容易飞起来。因此,华为的成功,比阿里、腾讯更有意义。”
 
而成为一个顶尖投资家,则需要做到不跟风,找看得懂的具有成长性的企业,守住自己的安全边际,同时需要具备立体思维能力,全面考虑问题。“投资核心要素是对成长性和估值的把握和权衡。企业家精神、公司治理、组织系统、产业周期、产业结构和技术进步等要素都是需要关注的。”
 
上述观点是张维在5月17日举行的第七届中国创业投资高峰论坛上分享的。张维创办的基石资本是中国最早的创业投资机构之一,拥有18年投资管理经验,资产管理规模逾500亿元,手握有商汤、柔宇等超级“硬核”公司,并在先进科技、医疗健康、文化娱乐、消费服务等四大高成长行业累计投资项目120余个,累计实现退出50余家,退出项目中上市成功率近60%。
 
卓越企业的参考答案
战略定力与企业家精神
“我觉得做成功的企业参考答案非常清晰,要有战略定义和企业家精神。”张维如是说。
他坦言,在可能产生卓越企业的不同企业类别里,硬科技企业是当下更值得关注和支持的,因为我国已经到了不得不重视创新创业的阶段,这也是科创板推出的主要原因之一。
清华大学田轩教授在其《创新的资本逻辑》一书中讲了两个核心结论:一是对于外部融资依赖度高的企业,股权市场的发展能够促进创新,而信贷市场的发展则会抑制创新;二是对于高科技密集行业的企业,股权市场发展能够促进企业的创新,而信贷市场则相反
对此,张维深以为然。他同时表示:“纳斯达克曾对美国经济起到关键性作用,而科创板也将是我国创新经济的发动机。”
上世纪90年代,美国发生了第三次工业革命,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高新技术实现了高速发展,美国经济迎来了黄金发展周期。这与纳斯达克市场的巨大成功密切相关。因为对小企业、初创型企业、需要很长时间成长的企业有容忍度的纳斯达克培养了一批科技巨人,包括苹果、微软、谷歌等绝大部分高科技企业,都在此上市。
“但在我国市场,因为很多传统的硬科技企业发育周期比较长,他们难以从银行获得贷款支持,规模较小没有形成规模性利润无法在国内上市,导致多数投资机构不愿积极投资,这是我们目前资本市场的问题。”张维表示,科创板直接拓展了市场中套利机构的投资边界和投资容忍度,大大增强了对原创技术和创新型技术企业的直接融资功能,对推动原创硬科技在中国的发展有加速作用。有效引导国内机构尤其人民币资金更加积极投资布局更具市场活力的作用,同时提升中小企业自己原创的科研能力。
“我们期待科创板,本质上期待注册制。注册制助推了美国新经济和纳斯达克的繁荣,也将对我国资本市场起到很大的作用。因为注册制意味着监管制度的升级,将对资本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和上市公司的优胜劣汰起到重要作用,有助于提高资本市场的融资规模和对中小企业的支持效率。
科创板的上市规则里,亏损的企业也能上市。这是因为较互联网企业而言,硬科技企业的成功需要更长的投入和孵化时间。“所以阿里、腾讯可以相对短的时间里飞起来,走到世界前列。但在传统的硬科技领域,中国还不容易飞起来。因此,华为的成功,比阿里、腾讯更有意义。”张维表示。
华为是张维十多年来一直推崇的卓越企业。三年前,他在机场注意到了一张华为的广告海报。广告里刻画的是一个正在捕鱼的渔夫,他站在浪涛急流的地方。而这个地方很是恰当,能确保他用浪把鱼推进去,且自己不被浪冲走。“任正非用这幅图表达战略聚焦,即‘不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
事实上,华为几十年来矢志不渝致力于电信设备领域,对组织和战略进行持续的变革和调整,具有长期坚定不移的信心和定力。它不仅聚焦在这个领域,而且有效对抗和使用了外部流行的产业概念。在这种战略的指引下,华为的研发能力得以快速提升。在2018年全球企业研发前50强里,华为名列第五,是中国唯一一家入选的企业。BAT等企业可以在模仿亚马逊、苹果、谷歌的道路上亦步亦趋,依靠先创企业的引领走得很远,但它们并未给予研发与其市值相匹配的投入。“中石化、中石油、腾讯、阿里都没有进入50强,尽管它们进入全球市值靠前。这是个了不起的企业,它进入了所谓的‘无人区’。”张维说。
 
投资原则
不追风口、不赌赛道
 
格雷厄姆认为,投资是在保证本金安全的前提下,经过严谨的、保守的估值,在交易价格相对于内在价值大打折扣时买入资产,从而保证一种满意收益率的行为。巴菲特则认为投资就是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如何给企业定价,二是如何理解股价波动。
 
而在张维看来,投资核心要素是对成长性和估值的把握和权衡。如何判断企业的成长性?他认为,企业的成长性来自于企业家精神、公司治理、组织系统、产业周期、产业结构和技术进步等六个要素。“其中我们尤其重视企业家精神。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很少,但过往历史中,正是这少数企业,给我们带来了非同寻常的回报。”
 
而可以从公司财务及增长率、行业及细分子行业、同类企业境内外上市公司比较、技术与商业模式的护城河等方面去分析。
 
落实到具体层面,张维表示,不追风口,不投赛道,是其投资原则。“我们找我们看得懂的企业,守住自己的安全边际,有安全边际的机会可以重仓。”最终决定是否投资一家企业,张维认为只需要看明白两个问题。一是企业的上市有没有疑问,没有疑问意味着有一定的安全边界;二是这个企业有没有成长性,有成长性意味着能支撑更高的市盈率,也意味着投资中能挣到钱。
 
张维对原创的高科技企业情有独钟。以商汤科技为例,基石资本投资该公司数亿人民币。同时,该公司还投资柔宇科技数亿人民币。他表示,自己正是看中这些企业具备扎实、原创、平台级的技术。
 
张维还重仓于有安全边际的企业。基石资本投入数十亿元,通过控制的马鞍山全亿健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全资公司——苏州全亿健康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连锁药房项目进行并购整合。 “这个项目里,我们自己掏了几十亿,因为我们觉得安全边际比较高。”
 
同时,对于投资中的立体思维能力,张维也认为必不可少。“具有立体思维能力的人比较少,大部分投资经理并不能做到全面考虑问题,所以这是投资最后的难点,也是不容易突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