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最新资讯 >

无法“贡献美丽”后,大妈该何去何从

无法“贡献美丽”后,大妈该何去何从

编辑:营销通 分类:最新资讯 时间:2019-05-05 点击:

谁是你大妈?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上一篇刚刚说完中年男明星。这回山门来说一下,名为大妈的鲜花。

中年男明星对“大叔”甘之如饴,甚至有些年纪不到的小生出于种种考虑会刻意营造“大叔”人设,但是与大叔对应的“大妈”却是没有女明星愿意认领的标签。“大妈”一词在现实中的污名化,加之影视作品中大妈角色的边缘化,使得大妈在人们脑海中映射出的几乎只有单薄程式化的婆婆妈妈形象。

 

尽管影视作品中的中年女性形象稀缺,但与“非典型”大叔们年龄相仿的中年女明星却不在少数。38岁还在“维持着少女人设”的杨蓉在《我就是演员》中的一番自白让“娱乐圈对中年女演员有多残酷”上了热搜。

 

但实际上,对中年女明星残酷的不只娱乐圈,还有“我们”。

 

对大叔包容的我们,为何对大妈如此残酷?

 

雷佳音可以凭 “头围”打遍娱乐圈,孙红雷能靠长得像牛头梗翻红,徐峥的光头成为“黑暗里发光的美貌”……但是在韩裔女演员吴珊卓拿到了金球视后,我们却还在调侃“女版林永健”。

 

 

什么“颠覆亚裔演员在好莱坞符号化、标签化的扁平形象”,什么“打破隐形种族壁垒”,什么“亚洲胜利”,我们统统不在乎。一个长得不那么漂亮的中年女演员,为了这份“不漂亮”抗争了那么多年的中年女演员,凭借着汗水和实力拿到了荣誉,在媒体聚焦时,却依旧停留在对外表的调侃上。

 

“男人们的观念里,女人到世上来就是贡献美的,这观念女人常常不说,却是这么做的。”

 

当一个女人无法“贡献美丽”,那她就失去了价值,不论她是华语乐坛天后张惠妹还是三金(金鸡、金马、金像)影后周迅。哪怕实力唱功和自信的台风依旧在线,张惠妹也依旧被淹没在“七月不减肥,八月张惠妹”的嘲讽中;《如懿传》播放期间关于周迅演技的讨论中,“肿胀”“松弛”“塌陷”这些关于外貌的描述也从不缺席。

 

 

纪录片《Miss Representative》(被误解的女性)中提到:“女孩儿们从很小的时候就被教会了‘她们的外表是最重要的’这样的信息,她们的价值观、她们的自身价值都取决于外表。”

 

高中生Aiella对现下审美观提出异议 /《MissRepresentative》

 

“没有人关心女性的智慧。他们看的永远是我们的身体,而不是大脑。”其实这话说的并不绝对。

 

作为演艺圈中“负责美”的中年女性,39岁的高圆圆清楚地明白“更多的时候我没有被作为女演员对待,而是社会大众对某一类型的女性形象的一种期许和期待”。被观看、被赞美,被羡慕“你长得这么好看,生活一定很顺利吧?”的时候,没有人关心作为一个完整的人,她到底想些什么,说些什么。

 

什么是自由

 

埃德加·莫兰说 :“明星是神,是观众把他奉若神明。但是明星制孕育他、打扮他、培养他、推销他、生产他。明星的出现满足了某种情感需求或神话需求,这种需求不是明星制创造出来的。”的确,观众对中年媒介形象的喜好不是明星自己创造的,但若没有明星制,这种偏好和需求也“找不到它的形式、载体和催化剂”

 

表面上,我们的审美需求是自由的、有多重可选性的,但事实上人们并不能自由选择自己对于媒介形象的审美。因为不论物质商品还是精神文化商品,都是大众传媒商品逻辑思维中的操控对象。正如法国哲学家列斐伏尔所说的那样,这是一个“消费受控制的官僚社会”,表面上你掌握着随意选择的权力,而事实上你只能在大众传媒所操控的各种“次体系”中被动选择

 

“明星的生活方式本身就是商品。” 大众传媒的商品逻辑限制了女明星多元形象的同时,也剥夺了观众接触多元审美的自由。荧幕里的中年女性永远那样光鲜亮丽、明艳动人,中年女性自信的来源在媒体的描述中似乎永远以“保养得当”为首,“冻龄女神”、“少女感”、“逆生长”仿佛成了对中年女性最高的赞扬。

 

对比百变流量大叔的形象,我们就能发现中年女明星仿佛被束缚住了手脚,不敢老、不敢丧,她们拼命想摘下的面具,却被无数追随者奉为了楷模。当变老成为一种过错,当外貌带来成见,禁锢的不只是每一个害怕失去的她们,更是每一个未来的“我们”。

 

请注意图片底部的小字

 

等到哪一天,“自由”“有教养”的中年女性形象不再需要“不婚主义”“美丽”“多金”“高知精英”的包装国人意识中“女性”也不再只有“少女”和“去性别化的大妈”的时候,那一刻,“女人们”的春天才会真正到来。